>>一言堂。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倚箏天波觀浩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蒼音掀濤洗星。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白虹貫日掃魔蕩。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明月當空照古。
 

>>不現。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妖道角的草草]跪求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40:00
 

跪求魔睛、香情、魔情CP文。。。。。。。。。。。。。。
求求求!!!!

生吧,。。。。誰生一個啊一個。。。。。。。。。
魔咩咩汝的小紅由素那么的亮那么的喜感。。。像小紅旗一樣啊一樣的
小鳥啊小鳥,汝素那么的傲嬌那么別扭那么可疼。張著翅膀張牙練爪的那個尊的不素汝咩?素吧素吧,一定素的!!
香香,對汝,吾沒啥好說的。。。。。。。。
恰睛,啊~吾嘎意汝,吾也要坐移動小飛船。。。。

 

[霹雳]【药香】主月姬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27:00
 

人物完全不着调,各种崩坏各种渣各种抽打。。。T T
已经处我抽打千百遍了,主要是早期写的,龙战前几集,千叶宝宝刚被美人那个XX的时候,嗯。。。。
入魔神马的真好,其实还没完,但是应该不会更了,就甩了,T T
依旧是无坑品无节操的某九宫。


 “药师——药师?”
    砚匿迷谷外,起了不小的动静。黄石阵貌似毁的差不多了。
    “呼呼——毁药师我的家?这次有得你赔了,素还真!”此刻石桌旁倚柱而卧的白发丽人。徐徐吐了一口蓝烟,掀开眼睑,两颗玄色眸子眨了几眨,翻身起过。
    “咦?听起来不是楼上那位,楼上来都是直接空降的,少艾的阵就没用啦。”一只可爱的大猫几步跳到白发药师慕少艾跟前,摇摇长长的尾巴。
    “呼呼~什么楼上涯下,正经的,把外面那两位请进来吧,两位美人呀~”烟管掌上一旋,敲在自家猫猫的脑门上。
    “少艾,又花痴了吧。嗷~少艾,又欺负我,虐待童工啦!”话说一半,脑门忽的一痛,随即一声大叫。
    “脑袋就是要常敲才灵光,阿九,乖啦~”伸手顺毛。
……

 

[剑龙]【剑龙】为君谈笑胡静沙(长)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21:00
 

这个是半全版本的为君谈笑胡静沙。

剧情有跳跃,有篡改。

 

疏楼西风。
    “唉…龙宿,剑子…剑子。”一身雪白的道者失了往日的风趣,垂首叹气。
    “好,真是好啊。剑子仙迹。汝——。”气极的身子,微微颤抖。指骨节节分明,格外苍白,‘叭’手中断裂声起。
    “龙宿—”急急唤了一声。伸出的手却在触到龙宿踉跄后退的动作,滞住了,而后无力的垂下。
    “唉…剑子,先请了。”一甩拂尘,搭上肩。起步而离。昏沉的脑袋犹未清明,第一步,踏的虚空。而后,再起步则是一如继往的稳实郑重。仿佛那一瞬只是幻觉。
    “不送。”背转过身,在道者起步的同时,自己紧捏的紫色绣扇滑落,以及某处屈辱厌恶的湿意。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让吾明白真相。
    为什么汝要说出来。
    剑子,汝当吾是什么。
……

 

[霹雳]【吞莲/吞宵】佛心魔心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19:00
 

念:这篇算是口白剧情,外加自己的脑补,前后吞莲/吞袭/的故事有变动。
至于龙宿方面的提及完全是我个人喜恶,有剧情癖好的请绕道,谢谢!!
万腐丛中过,正剧心中留。。。就OK了
此是完结篇

火焰之城的城外有一处隐密的高峰。高峰之上有一座天魔之池,池中有一座天魔之像。
    这尊天魔之像之前未曾开眼,却因那日的佛魔之赌,圣尊者一步莲华自愿剜目为天魔开眼,一睹魔界之秘,一证恶体难违天意的苦果。
    当时佛魔合体之途,产生异变。佛魔两道灵识相互压制,虽然后来袭灭天来骗过宵,疗复功体后,成功炼化佛气,但一步莲华的灵识尚未完全被吸收。只要恶体袭灭天来心念微动,便有机会脱出。
    脱出恶体的莲华灵识,停在天魔之池,盘坐定心,不让魔气侵扰。颂出的七佛灭罪真言,倒也压制不少魔气。
    此地也只有如圣尊者这样,无波无絮,禅心入定的佛者才可压制驻留。当初刀狂剑痴叶小钗就是无法遏阻魔气,被魔界有心之人魔化。导致水莲之行,佛魔之赌中一步莲华的失败。
……

 

[剑龙]【剑龙】月芒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18:00
 

这个是发在龙吧的坑,如果你知道我的坑品就明白,依然是一定会坑!坑!坑!
关于逆CP的所有不适者,请绕道。谢谢!!
写到哪贴到哪。对于剧情,你认真你就双重残了。。。。。。。。。

  [

碧琼天,月穿云,杨柳落斜影,宫灯明,昙华盛,心思看分明。
    纱帐纷扬,影绰一道白影,风吹起他的发丝,衣袂轻扬,眉目俊朗,一脸安祥、淡然,超风脱俗,宛若谪仙。
    凉风一过,他嗅到了熟悉的香,昙香。
    轻飘的眉睫动了动,只一眼,便已沦陷。
    龙宿看着亭中那一抹熟悉入骨的身影,仍是那般脱俗不染尘的闲闲而立,是这世界最美好的风景,一眼望过去,千年修的清心便丝毫不留的被那人眸中的墨色淹没。
    回廊的那头,淡紫的人,长长衣摆随风飘荡,螓首低垂,浓荫掩去阳光,看不清此刻面容之上是如何表情。莫名的感到一阵烦躁,更有一股烦闷感,隐隐然深藏在身体某处,令人不快,尚不及厘清迥异感,剑子已欲举步……
    兴是感受对方不安的肖起,龙宿全身蓦地一震,扬袖昂首阔步与剑子对向相行,近了,两步,一步,并行……然而却擦身而过。
……

 

[霹雳]【日月】柳梢头,少年足风流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16:00
 

这算是日月的一篇片段文,前后情节分化不是太过明显,当脑补就好。
完全是以前的存货,嗯就是这样。
不喜狗血的亲请绕道,OTZ。。。。
依旧是写到哪贴到哪,没坑品的我一定会坑!坑坑!!!!

[font=楷体_GB2312][size=3]素还真—素还真——
    谈无欲撑着重伤的身体抱着素还真,血污染却半身,白发凌乱而飘,朱钗歪斜,此刻他却什么也顾不得,心心念念的皆这是白莲之躯。
    “啊—”突然的眩晕让谈无欲脚步虚浮地踉跄了几下,手中不稳白莲之身眼看就要落地,千钧一发之际,谈无欲索性自己倒下恰好托衬住素还真,自己却是一口腥红再度呕出。
    用尽力气揽住身上之人,谈无欲脸靠近蹭了蹭,眼中落下的湿意冲刷着嘴角的血红滑入素还真白皙的脖颈,喃喃的呢哝,千年不曾现的温柔缱绻。
    “素还真—素还真—你这次要是再不等我,我谈无欲将永生…永世不要原谅你。”谈无欲浅笑着在素还真耳畔呢喃。
……

 

[霹雳]【浮萍】主谈无欲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15:00
 

只是一些关于谈无欲的碎碎念,不成品的粮食,依然是逃不到日的月。OTZ。。。。


[font=楷体_GB2312][size=3]谈无欲最大的优点就是省心。
病了,躲起来!伤了,也躲起来!不仅躲敌人,更躲的是朋友、亲人。
合该着让别人照顾就是在杀他似的。
至于个性上,怎么说呢?
要龙宿说,谈无欲是个好玩的人
要慕少艾说,谈无欲是个美人
要屈世途说:谈无欲是个体贴的横人
要是素大饼说啊,就绕的远了去了
总之,谈谈是一个好玩的体贴横美人。
屈世途说谈无欲横,这得归功于素大饼,谈无欲在琉璃仙境呆着的时候,一般屈世途是不乐意在跟前的,反正泡茶这档子事都有素大饼干了去,他很有眼色儿的去院里浇花,这浇花的位置选的好也很重要啊。
琉璃仙境的前房,就是亭子,是有半截墙的,屈世途就常常溜着短墙根一棵一棵的浇,等着谈无欲稍离开他就隔着短垣道:素还真啊,你的生活又要趣味了。
谈无欲是明白的,所以这时候他的拂尘就毫不犹豫抽出来扫上那张温文儒雅的饼脸。
哼上一声表示他的不屑一顾,然后抬高下巴大步走出琉璃仙境。
丝毫没有作为人客的自觉。
谈无欲这个人其实是心直口快的,至于为什么得到了个“最诈”的称号。个人觉得,完全是因为要配合那个被称为素老奸的贤人。
……

 

[妖道角的草草]菁菁的书评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13:00
 

首先,花稼在这里有点题外话要说。
在网络里,网文是个宠大的体系存在着,各种各样,千万姿态。
娇贵的看客们如过鲫之鱼,数不数胜。
当然就不乏一些火眼金睛之材,对于各种作的圈圈点点,茶余饭后。
有褒有贬。
人人都喜欢听好的,这是人性常情。
至于贬者,比之褒义更甚于心态不一。
更需沉静的心,睿性的智去混中求清。
一概贬着有时并非对作品以及作者本身有何真正意义上的帮助。
更甚者,它反而成了一锅汤的老鼠屎,坏了其中真正的美味。
这样,人往往是因为这一点而嫌弃了整锅汤。
如此大恶,不可不防啊
还有一点,就是,楚河汉界是有的,领域分化是有的,价值观、人生意是可逆的。
我们霹雳的世界是不容旁人亵渎的。
可以娇情,可以嗔痴。
吾们用吾们华丽无双的文字与感情叙述谱写着一个个故事中的故事。
懂与不懂,如果不是同道中人,似乎也不在那么重要。
所以,不要随便硬接别人无意或是恶意的砖板。
那是一种荣耀,一种自敛的光华。
但不要误解为,不去接受旁人对自己文章的内在剖析。
 
——谨献于热心于文字的作者、写手们。

回归正题:


……
 

[霹雳]【浮生僭】香独秀X慕容情  4.12更新N0.6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05:00
 

薄情馆还没有个地儿,是连慕容情都不知道的。
他亲眼看着香独秀一甩金发,跨进房里才跟进去的。
不过,当他进去的时候,明显的屋里并没人。

他扒开窗子,向外院看了一圈毫无所获后,颇为疑惑的沉思.
见寻不到人,慕容情也不便多留,便要出门。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不对。。。。。
慕容情回身走到下了帐子的榻边,伸出的手似撩非撩。
想着要顾全礼数,慕容情清了一嗓子,见实在没动静,利索地掀了帐子。
果然,是空的!被褥整整齐齐。

嗯。
沉吟片刻,慕容情将手中的逗鸟棒放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床沿,身子伏了下去……

“咦?慕容姑娘?”

“啊啊啊……”
“唉呀,吾知道吾疯魔万千少女,魅力无法抗拒,但慕容姑娘可不可以叫的这么声嘶力竭,滋事体大啊”
慕容情突然感觉今天嘴角抽的特别厉害,深吸气,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床上的逗鸟棍把站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明显处于自于发光状态的香独秀推到一边去


……
 

[霹雳]〖天下〗
--------------------------------------------------
 
九宫、阿九、花攻 2011-5-11 10:04:00
 

主角:素还真、谈无欲(日月)

谈无欲知道他自己早晚会死。
但当他看着修长白嫩的指掌托着闪着红光的酒时还是忍不住难过起来。
这可是当年他自己亲手酿的,没想到却是给自己起的一座坟茔。
兰桂之韵,婆娑之歌;黄泉路引,月殁一樽

剑横在淮水之畔,通体雪白,剑穗无风自扬,素还真告诉自己那不是自己可以奢求的,但脚已不自觉靠近。
手,稳稳的握上剑柄。
身体穿山过水,剑气凛冽蓬勃。
手随剑动,穿透迷蒙的雾蔼划破长空,震颤着裂帛的快意,却犹如心碎的声音。
一瞬间,高山落水、雾蔼清尘全部退散,眼前是金碧辉煌的大殿,柱百丈有余,雕龙附凤榻卧麒麟。
他听见金銮之上的自己温清如水的声音:无欲,得你而得天下。
万鼓齐擂,战马嘶鸣。
素还真痛苦地捂上耳朵,剑,“哐”的插在地上。
红色的血蜿延在雪白通透的剑身上,像极了一行泪。
天下,得你而得天下。。。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